记者随后和省红十字会取得联系
2020-06-14 23:24
来源:未知
点击数:           

2012年5月3日开始,本报以《总有一种爱让我们泪流满面》为题,连续跟踪报道了定西市通渭县襄南乡前湾村邢家岔社农妇贾早转和她的3个身患重症“肌无力”的孩子的事。贾早转的3个孩子,老大邢百林已经离世,老二邢虎林住进医院重症监护室已经8天有余。生命弥留之际,邢虎林的父亲邢定锁给记者打来电话:孩子要捐献眼角膜。

2017年年底,记者接到邢虎林打来电话,此时的邢虎林呼吸已经困难,没说几句话就挂了电话,我们约定通过微信沟通。

“同意了就很好。这也是我一直的心愿。也感谢国家和社会各界对我的救助……”被病魔侵袭的邢虎林再也没了力气。

邢定锁告诉儿子,他的捐献眼角膜的登记表已经完成。和15日晚上一样,带着呼吸机的邢虎林通过在手机上打字和父亲交流。

兰州新闻网兰州晚报

来源:

通渭县红十字会副会长庞君民和工作人员张国军随后赶到了医院。在医院外科的办公室里,在南志忠和庞君民、张国军的见证下,流着眼泪的邢定锁替儿子签了《中国人体器官捐献志愿登记表》。

版权声明:

“孩子前年就一直说要在自己离世后捐献眼角膜。孩子说这些年来,如果不是政府和社会上这么多好心人帮助他,他绝对活不到今天,他想用自己微小的力量,感谢社会和爱心人士对他的关心,将他收获到的爱心延续,让有需要的人看到这个美好的世界。15日晚上23时许,我刚刚睡下,医院的护士打来电话说孩子有话要说,我们就赶到乐医院。”邢定锁说。

“虎林挣扎在生命的边缘,仍不忘捐献眼角膜帮助他人,他的反哺社会之举让人动容。捐献眼角膜,帮助更多需要的人。虎林用实际行动诠释着那句‘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真谛。”庞君民说。目前通渭县还未有一人成功捐献眼角膜,如果邢虎林离世后捐眼角膜成功,将会是定西市第二例,通渭县第一例。兰州晚报记者王小明牛小亚文/图

病房里,邢家父子无声的交流。

放下笔的瞬间,邢定锁似乎也得到了解脱,在他看来,这或许是他替儿子做的最后一件事了。随后,征得医院的同意,南志忠、庞君民、邢定锁和记者穿好防护服,戴好口罩和鞋套后进入重症监护室。病床上的邢虎林身上插着氧气管和输液管,微笑着向记者打了招呼。

“牛记者,我是虎林的父亲,孩子已经住进医院重症监护室8天了。孩子希望自己离世后捐献眼角膜,我们夫妇完全同意,请你帮助我们完成孩子最后的心愿。”电话那头,邢定锁已经泣不成声。

4月16日早上7时,记者突然接到一个用邢虎林手机打来的电话。

邢定锁将手机递到儿子的眼前,邢虎林吃力地在手机上打出了“我同意”的字样。病房里,站着的护士抽噎起来。邢定锁侧着身子,连声说知道了,知道了,几次欲将手机收回来。

“虎林,你父亲已经按照你的意愿将《中国人体器官捐献志愿登记表》填好了,你要是没有其他的意见,请你示意一下表示同意。”南志忠和庞君民站在床前。

“牛叔,我的眼角膜应该还能用,我最大梦想是,走了以后你帮我联系把它捐给有需要的人,我想留下眼睛继续看这个世界……”邢虎林说他想在离世后捐献眼角膜,但不知道跟哪个部门联系。希望记者可以帮他完成这个心愿。记者随后和省红十字会取得联系,红十字会办公室主任张健详细介绍了人体器官捐献的方式和途径。

凡文章来源为"兰州新闻网"的稿件,均为兰州新闻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兰州新闻网",并保留"兰州新闻网"的电头。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记者在邢定锁的手机上看到4月15日晚上邢定锁父子的对话:“我想出院了,不要浪费太多,出院后你们要做好两手准备,因为我知道我的身体状况,不管怎么样不要对我有任何的抢救,让我安静的离开,我们要面对现实。”“我离开后火葬,把骨灰选一段安静的路段撒了。”“马上联系牛记者,爸爸帮我填写捐献眼角膜的志愿者书。”“还有我离开后爸爸妈妈都不要难过,你们都尽力了,很感谢爸妈,希望你们两个好好生活。”

1“我想留下眼睛继续看这个世界”

从2012年报道贾早转和她的3个孩子后,邢家兄弟的老二邢虎林一直和记者保持着联系,作为邢家兄弟的“代言人”,每天,邢虎林会将他们兄弟的动态通过手机发送到病友交流病情的论坛里,或者在自己的qq空间、微信朋友圈说些他们兄弟的想法,尔后把通过网络获知的外边的新鲜事情分享给他们兄弟。

记者赶忙通过之前甘肃省红十字会办公室主任张健提供的方式联系定西市红十字会器官捐献协调员南志忠。南志忠告诉记者,通渭县红十字会副会长庞君民会和记者联系,他随后会赶到通渭县人民医院与记者会合。早上9时许,记者赶到通渭县人民医院。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sherusk.cn福建省建瓯市私及轮商贸有限公司 - www.sherusk.cn版权所有